Hong Kong Women Filmmakers


Ying E Chi Showcase in May introduction of films & directors

Advertisements


《新浪潮慢性中毒》:點解唔可以咁做?(文匯報)

Source: http://paper.wenweipo.com/2009/11/17/OT0911170002.htm

《慢性中毒》:點解唔可以咁做?

[2009-11-17]

開幕電影《慢性中毒》成為今年釜山電影節唯一一套入圍新浪潮競賽單元的香港電影。導演許雅舒笑說:「電影去釜山是一個Bonus,但對於我來講,成件事已經完結。」完結,指是時候開始新的作品。

釜山之旅,觀眾的反應是:咁即係點?評論也說:點解要咁樣去拍一套片?

許雅舒說:「點解唔可以?其實大家都將我想講匯故事說了出來,只不過大家唔滿足,想要尋求一個答案……其實你說這一齣電影,便用看電影的方式去閱讀,但如果我說這是80多分鐘的video art,你可能會用另一種方式去閱讀。我在戲裡面所用的電影語言與技巧,對現在的觀眾來說很新鮮,但其實所用的都是當年高達等新浪潮導演所用的技巧,只是現在的電影習慣了講故仔。蔡明亮說得很好,他說現在的電影都要求導演是一個講故事的能手,而不是一個認真討論電影的人,這其實是將電影『降呢』,沒有人再去嘗試電影的其他可能性。」 Continue reading


《慢性中毒》:自我主導的實驗電影 (講。鏟。片)

Source: http://www.hkfilmblog.com/archives/11416

《慢性中毒》:自我主導的實驗電影

2009年 10月 15日

今年釜山國際電影中雖有多部電影參展,不過較值得注意的卻是許雅舒執導入圍「New Current」部份的《慢性中毒》。電影整體而言可說是許氏對其語言運用的示範,不過對於觀眾而言觀影也許要做足準備,因為電影是導演主觀下的實驗。 Continue reading


《哭喪女》︰彷如一場自我修行 (香港獨立電影節2013)

Source: http://www.hkindieff.hk/2013/chi/newsletter%20issue2_1901v2.pdf

《哭喪女》︰彷如一場自我修行

文:以諾

《哭喪女》是許雅舒自《慢性中毒》(2009)後第二部長片,一如上一部,許雅舒的影像藝術依然給觀眾帶來觀賞的挑戰,就算你已經熟讀《慢性中毒》的影像,你依然要不斷放下既有的觀賞框架,才能瞥見《哭喪女》的影像世界。對的,我只能說瞥見,因為《哭喪女》的影像藝術太豐富,單是觀賞一次,肯定不能囊括所有。

《哭喪女》的影像極富藝術性,也作了很多實驗,例如上下對反的海水景觀,倒轉的城市景觀,以鏡像並排同一時間的影像,超慢鏡拍攝水的流動和人的動作,以短焦距引導觀眾視點和營造夢幻的感覺,從右至左滾動式的影像,不一而足。顯然,導演把極多的心力放在營造影像上,故事從來都不是她的重點。若問《哭喪女》是個怎麼樣的故事,我會回答說,這是一首影像如盛宴的詩,這是關乎導演自我修行的一場演出。 Continue reading


吸引力電影的回歸:《哭喪女》的中國藝術美學的面向 (香港電影評論學會)

Source: http://contest2014.filmcritics.org.hk/page.php?file=review_203

優異獎(短文組):

吸引力電影的回歸:《哭喪女》的中國藝術美學的面向

作者:陳敬元

哭喪女是一種只由女性從事的職業,是一種遍佈世界各地的職業,責任是在喪禮上為死者哭喪 。在嶺南文化圈中,哭喪女被稱為「喊口婆」,在香港六十年代仍見「喊口婆 ,但此職業現已絕跡於香港 [1]。她們的職責是在喪禮上至少每天要哭靈三次,早喊茶,午、晚喊飯,呼喚魂魄回家享用飯菜。而「喊口婆」在哭喪前需和主人溝通好輓詞的內容,了解死者與主人的關係,從而代替喪主表達對死者之情 [2]。縱然許雅舒導演的《哭喪女》(2013)並沒展現哭喪女喊飯或挽詞,改以一種咿咿呀呀的吟唱代替,利用一種非一般情況下可溝通的語言與亡者溝通,但目的卻為呼喊一種已逝去的早期電影風格歸來,並與已退卻的中國藝術美學交流。 Continue reading


城市就是我的影像實驗室─淺論許雅舒獨立影像作品 (南方電影論壇)

Source: http://www.south.org.tw/forum/?p=104

城市就是我的影像實驗室─淺論許雅舒獨立影像作品

文/蘇蔚婧

前言:

本文受南方影像學會為2013年南方影展所撰,筆者更有幸與許雅舒導演共同參與《哭喪女》映後座談。導演表示香港院線市場以商業考量無法放映本片,只有尋求影展管道。但日前深圳藝穗節決定停播此片,顯示香港獨立製片仍然缺乏映演機會,多數人仍無法觀賞。希望本文能發揮小小影響力,喚起大家獨立製片映演現況多一些關心,香港與台灣皆然。

許雅舒1998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電影及電視學院,1999開始在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擔任講師,2004年取得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人類學系女性硏究碩士學位,2007年則在香港藝術學院拿了藝術碩士。照經歷看來,許雅舒可說是學院型的創作者,她早期的獨立短片也確實展現對電影語言的探索。

Continue reading


許雅舒作品《哭喪女》深圳灣藝穗節被禁播 (電影森林)

Source: http://movieforestlitmited.blogspot.hk/2013/11/blog-post_22.html

許雅舒作品《哭喪女》深圳灣藝穗節被禁播

深圳灣藝穗節是一個集音樂、戲劇、視藝與電影於一身的文化節目,而香港的影人也有作品在當地放映,比如說是崔允信的獨立電影《無花果》(Fig),年初在獨立電影節首映,其後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也有放映,最近更在澳門公映。而同時在獨立電影節首映的還有許雅舒的《哭喪女》,主演有新聞王子柳俊江與詩雅。奈何,鑑於影片的內容涉及神怪,又或者是當中的政治隱喻,使這部片不能夠在藝穗節中放映,對內地的影迷也是一個損失。內地的獨立影展接受審查是正經事,獨立導演應亮的作品《我還有話要說》就觸碰到內地的神經,也連帶原先南京的獨立影展有意放映,也被重重的刁難。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