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ng Kong Women Filmmakers

《慢性中毒》:自我主導的實驗電影 (講。鏟。片)

Source: http://www.hkfilmblog.com/archives/11416

《慢性中毒》:自我主導的實驗電影

2009年 10月 15日

今年釜山國際電影中雖有多部電影參展,不過較值得注意的卻是許雅舒執導入圍「New Current」部份的《慢性中毒》。電影整體而言可說是許氏對其語言運用的示範,不過對於觀眾而言觀影也許要做足準備,因為電影是導演主觀下的實驗。

先談故事,電影裡的故事即使看畢介紹也不易理解,其實電影已有在過程中提供字幕以解說共有五宗案件的出現,先來一宗交通意外,令肇事者與受害者有醫院留醫,繼續出現一宗食物中毒事件,在警方查案的過程中,探員(彭敬慈飾)飾勾起了他八年前於人生生涯上的一個污點,同時間又談到一個女屍發現事件等。五宗案件,在故事的中後段各線開始互動起來,令到各人關係複雜,解讀要求開始提高。

手法方面,電影裡的對白雖有不少,可是電影大部份時間則以影像加上配樂為主。實驗味比起一般電影更濃,電影於運用手法處,是有著導演本身個人感覺,當中包括的有著不同的色調下情況,意像中的重覆影像交代事件的情況。若從導演角度出發,可以說是出盡了自己用到的方法,展現在畫面之前。在這一方面去看,不同色調配合的畫面,女角受傷一眼蓋上紗布等,每每用上電影語言去將劇情走向大混戰的局面,畫面感覺其實頗強。當中描述八年前的事與現在的情況畫面交錯,感覺也是有趣。

不過,對於觀眾而言,電影缺乏了一個可讓他們切入其中的接入點,這便直接影響了觀眾整個觀影過程。在觀眾而言,觀看時需先行理解越來越複雜的劇情發展,同時間還要解讀導演以印象式交代畫面與配樂所暗示的情況,兩方面混在一起來得十分艱澀。即使準備充足,解說稍後遲誤便會開始按奈不住,感到不能理解與沉悶,故此觀影前要多加注意。

演員方面,也許是獨立製作的關係,調較的程度仍有改進的空間,當中不用對白的情況倒比對白的表現為佳。警察相關的情節與對白,採用了略帶舞台劇式的演繹,要霎時間去適應有點難度。彭敬慈作為片目資歷較深的演員,效果不差,演戲經歴不淺的蔣祖曼演繹的角色心理表達算是到位,至於片中的其他新人來說,算是是中規中矩。

整體而言,《慢性中毒》可以說是一個很本地的獨立製作,導演許雅舒在片中用盡了自己的板斧,將其懂得的複雜劇本配上不同款式的手法呈現起來,從這個角度來說基本是導演在展示自己的能力與才華。可是,電影在缺乏應有的接入點下,令電影在理解上過於艱深,觀眾每每要不停地解讀多樣東西而欠缺準備。若果電影是作為導演與觀眾溝通的媒體的話,在這方面的應用甚為不足。電影雖然看出了許氏的實力,不過也許導演拍電影時也該嘗試顧及觀眾的解說,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效果或比現在更佳。觀眾若在觀影時難以理解的話,也不用介懷,因為電影是一個自我主導的實驗作。

Advertisements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