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ng Kong Women Filmmakers

“霧”,不止是電影 (好戲網)

Source: http://www.mask9.com/node/14828

情節概述:十年回歸的香港。 患了一種罕見失憶症的年輕的偉(尹子維),正嘗試從家人朋友口述回憶中努力尋回自己的過去。 動盪不安,偉發現對自己過去隱藏著的重要線索,最後決定面對後果。 「霧」片隨偉漂流於正處於歷史的十字路口的香港,展開一場自我發現與救贖的旅程。

好戲網:其實電影就是一門偷窺的藝術,而《霧》似乎著重放大了這種偷窺的手法,不知是否我們感覺有誤?

許潔華導演:電影就是用光與影把現實生活投射在銀幕上。 但在那二維表面上,人物空間反而變得立體,給我們一種深處讓我們可以投入領會另一個世界,經歷主人物所經歷的。 從這角度來看,電影比偷窺就要來得更深入。 在《霧》片裡,我不想把人物世界作戲劇化表演,相反,我嘗試把男主角張國偉的世界用最自然的手法展現出來,希望帶觀眾進入他的空間,從而慢慢地去真正感受一個失憶的人的生活點滴,他那種迷惘和不知所措的情緒。

好戲網:您覺得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是不可信的嗎?

許潔華導演:不是不可信,而是人與人之間的各種各樣都是客觀的。 你分別跟兩個人交流時,表現出的行為可能會不同,又或者他們對你的看法不一樣,那不是說其中一人對你的看法比另一人更準確可信,兩個版本都是你的一部份。 我覺得人與人之間有的是客觀的「真相」,那亦包括我們的記憶,我們可以去相信這些客觀事實,但那不是事實的全部。

好戲網:您覺得一部好電影應該是怎樣的呢? 您自己如何評價《霧》,有遺憾嗎?

許潔華導演:我個人覺得,一部好電影就能把你帶進它獨一無二的空間世界裡,能深深的打動你或讓你感受觸察到一些你不為意的情懷,它亦能讓我們從不同的層面(個人、家庭、社會或政治)上去觀看它而拿得意義。 不可以說我對《霧》片有遺憾,但我想每個導演都會有想更進自己的影片,我對片子的距離太近,看到的就只有當中的錯誤和那些場面可以做得更好。 要我評價《霧》實在是太難,可以說的是我為拍成這部獨立電影覺到自豪,尤其是拍攝的過程並不容易。

好戲網:創作《霧》的過程中,您最大的收穫是什麼?

許潔華導演:最大的收穫算是加深了對自己的認識,我從不曉得自己的能耐可以去到那兒,拍《霧》片讓我更了解自己。 還有是我認識了很多好朋友,特別是在香港那班很努力的工作人員。

好戲網:您覺得電影是什麼?

許潔華導演:電影是有魅力的、是誘惑的、是神秘的、是驚喜的。 它也是冒險的、是本能的、是衝動的、亦可以是殘酷的。 在電影的世界裡,我們的共同語言是光影,是情懷,電影把我們的世界拉近了,給予我們一個渠道,一個機會,去領悟別人的空間,別管他是從地球的東南西北處來的。

Advertisements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