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ng Kong Women Filmmakers

淺析《N+N》:人與物的N個信念

Source: http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1025374

淺析《N+N》:人與物的N個信念

週一 2014-08-18 鍾沛芮

「To be international, go local」威尼斯影展評審是如此讚揚《N+N》。好難得香港有獨立電影能打進各個電影節,更難得的是N+N充滿著本土、抗爭的味道。

正正是以上的原因,在剛過去的周三和友人到了電影中心。恰好在放映完畢時,監製兼編劇楊秉基做了一個小小的分享會。打算「睇完就走」的我地手上都忽然多了一張即場送上的卡及一枝富貴竹,僅僅因為嘉賓米曹一句「好野係需要分享」以及得知《N+N》製作的辛苦,甚至主流影院都不能上畫,大槪自己也感有責任做一做推廣。

注意以下不會是一篇簡介的文章,角度亦是想淺薄地分析劇中語言/符號及象徵意義。所以…….劇透注意——spoiler alert!

抗爭帶來的N種可能性

電影在一開始已暗暗點題。木子伯伯(下稱木子)的重覆撒豆本質上是與其後葉子伯伯(下稱葉子)在香港種富貴竹無分別,同樣是在石頭(石屎森林)找出空間,新一代的參與象徵著傳承(學生與葉詠兒。木子其後一句具警世意味的cops in your head,彷彿有George Orwell〈1984〉中Big Brother的身影,「老大哥在看著你」如同cops in your head,需求及物慾受到資方的定型,像隨時都被控制般,在「髮剪」處則表達得更清晰。Cops in your head更大的目的,也能說是去提醒觀眾其後的89分鐘,見到的都必定與抗爭精神有關。

木子在葉詠兒眼中當然不會像一名教師,因為木子是脫離體制的,葉子作為老朋友也是脫離體制的。這代表一個N,另一個N則是葉詠兒。葉詠兒這個N與一般觀眾是一致的,等待接受訊息,等待看見可能性,在未知的世界、未知的90分鐘等待「老嘢」的帶領。「老嘢」這一個N更深一層是導演賴恩慈及監製楊秉基的某個訊息,還記得葉詠兒在劇場畫的畫帶給「老嘢」驚喜,會否導演監製們在打開我地的思想(清除cops in our head)後,都有一樣的期待呢?我相信是有的,觀眾成為最大的一個N,N個觀眾N個思想N個新創作,導演監製種的這顆豆比片中種得更廣更深。

不值錢的毫子

葉詠兒曾送三毫子給木子並笑言「你慳啲洗」,這個幽默處相信觀眾記得的。我認為這埋藏了一個訊息,毫子在《N+N》裡不再只是一種經濟價值;若然以經濟價值去看待,只會是哈哈哈哈哈哈。

這個毫子的隱喻是四處的。立法會旁西裝男強調是沒有價值,地鐵不收毫子,呃殺三人組強調毫子沒有價值,因為沒有經濟價值。葉子眼中珍而重之,毫子為一個重要回億,更賦予了文化價值,值錢的「男人頭」背後盛載的皆為歷史而非鈔票。但回億在一個終極而言是悲觀的,最終會忘記,甚至一些感覺都會失去。別沉溺於回億中!要保護珍重的東西則要正視現在,「毫子與葉詠兒跌落水,你會救邊個?」我相信大家會懂的。

(心裡不只一次覺得葉子和他爸爸是痴線的,五十六十年代的一蚊一毫竟然存入錢罌,超浪費!這個漏洞比較大和犯駁的……但!至到金錢雨幻化毫子成自然(雨)的一物時,我又再次感受到毫子並非表達成一個貨幣符號的強調。我倒是為自己的腦感到羞恥,毫子可以許願、可以玩公字、可以作記憶,但似乎自己只一味看到商品化的一面。)

竹竹、龜龜、太陽伯伯

全齣戲每一個畫面必定至少有竹、龜、和樹,如果再加上葉詠兒的太陽伯伯和木子葉子,會發現一切都與大自然有關。監製楊秉基曾透露富貴竹其一當然有喻意「富貴求心足」、也可諧音「築」,我另一方面亦看過「富貴竹是菜園村居民所種的植物」的說法。「足」這個諧音也是個有玩味的可能性,「足」代表的步行一來大感環保,片中亦的確絕少提及任何交通工具和有拍攝爺孫搭交通工具的境況。

「竹」尚至此,我心中倒是對龜龜和太陽伯伯有更多幻想。

菜園村的清拆是因為高鐵。高鐵代表速度、發展,是兔仔;與之相對立是不動、不變的龜。龜兔賽跑這個故事則在戲中出現多次,無論如何兔總是呈現為輸的一方,代表著《N+N》認為道理始在菜園村處。

近年越來越多厚顏之徒(左報、雷鼎鳴、陳佐洱等)都刻意強調拖慢,拖慢民主進程、拖慢基建、「拉布」拖慢撥款。這類的主張都跳過了反對者討論的道德問題,一味只是用快慢去定奪應與否,「有票真係唔要?」。我看不到慢有甚麼問題,原諒我腸胃差,爛橙恐怕腹瀉;原諒我數學差,計算不了高鐵工程延誤兩年和超支65億對社會有多大損害。

兔的失敗亦可以聯想起兔死狗烹。給統治者效勞後被拋棄的情況在香港越來越常見,被「用完即棄」何濼生應該可多提點薑蓉。

「太陽伯伯,太陽伯伯,你去咗邊?你去咗邊?」

終於來到藍色星球的好朋友太陽,太陽伯伯當然一直存在,唯獨是最後一幕他「被失蹤」了。最後一幕葉子爺孫在山上再看不到香港及太陽,該幕真實呈現了一片白色的霧霾如何吞噬香港及遮掩太陽。另外,對應葉詠兒一開始對樓高度的疑問,葉子諷刺地回答是為更接近天堂。這一班接近天堂的高樓令人們即使在風和日麗時依然看不到太陽,更加特顯到石屎森林與森林的分別。

微小的N個憶測

上述皆為我較喜歡的電影訊息,當然三少年、肥笨蛋、工人姐姐、爸爸都非常重要。有一些訊息是明顯的,例如是爸爸驚訝加人工都搞唔惦工人姐姐、爸爸家中的佈置、「髮剪」。為避免篇幅過長過乏味,不肯定的憶測我交給一小段及幾個問號來處理吧,相信大家有心的亦會有N種解讀。

看畢後,最令人感安慰是,片中沒有直接厲色嚴聲的教誨,於片中後部的真實對話和拆樹更是深烙於腦中,彷彿是留了一點思考空間,去想像真正應控訴的對象是誰,而非「需要吃飯嗎?」的基層。老土點,《N+N》並沒有什麼大道理,但給予了很大的親切感。像是太陽伯伯你去咗邊,對身住將軍澳的我,眼看四處高樓,被極高密度的樓宇環抱的我倒是滋味在心頭。

(一小段:曾以為三少年最後會像tvb劇情般「洗白」,但最後三少年沒有再出現。唯獨是我有一印象(好似係)在木子劇場中看到「子文哥哥」的白色字,到底子文會否曾是木子學生?如果是,這個欺善冷漠的N又是否象徵一切都是有connection?而正正《N+N》又會否是隱藏connection的雙n呢?

三到底是什麼意思?三少年三毫子三粒豆,無三不成幾?三人成虎?政改三人組專呃人?我至今沒有任何答案,更相信自己是想得太多,希望有幸有讀者看到可以再互相交流一點想法。

在《N+N》的Facebook看到21號與23號都有在電影中心加場,相信都會是最後的兩場,所以還應把握機會哈哈。)

Advertisements

Comments are closed.